一人一狼,在漆黑的夜色中,无声对峙。

  虽是无声,可两双狼眼里散发出的血腥和杀戮之气,已经将整个夜色都侵占了。

  这时,那头狼像是终于有些按捺不住,试探着往前走了一步。

  它龇着牙,对着黎不伤发出低吼。

  但黎不伤却是一动不动,只站在原地,虽然一动不动,可他眼中那凝重的嗜血之气,却像是一瞬间膨胀了无数倍,虽是无形,却让天生敏锐的野兽一瞬间就感到了那强大的压力。

  头狼的脚步立刻停了下来。

  但它仍然不肯放弃,低吼着全起前肢,做出要立刻扑上来的动作,想要借此震退眼前这个人。

  一般的人,哪怕是猎手,在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,也一定会做出闪避的反应。

  因为,此刻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太近,只在狼的一扑之间。

  而,头狼跟普通的狼还不一样。

  它更健硕,更凶残,也在以往猎食的过程中获得过更多撕裂人的咽喉的经验,这一瞬间,几乎就是决断生死的一瞬间。

  没有那个人,能在这个时候,仍旧矗立不摇。

  可黎不伤却是。

  他不仅没有做出闪避的反应,反倒又上前了一步。

  手中的刀仍旧保持着垂落的状态,可他的眼睛,那双比头狼渗出更多的血腥气息的眼睛,此刻如同锋利的刀,已经生生的刺到了另一双狼眼里。

  周围的狼群在看到他上前一步之后,都低呼着,往后退了一步。

  那头狼低吼的声音,似乎也小声了一点。

  它也不敢相信,明明往日,它已经围猎了数不清的商队旅人,它的獠牙咬断过无数人的咽喉,为什么眼前这个人,跟他们不一样。

  他不但不怕,不但不戒备,反倒在冰冷的眼睛里,透出了一种嗜杀的兴奋来。

  野兽天生的敏锐告诉他们,这个人,不好惹。

  不仅不好惹,它们,也不该惹!

  就在周围那些野狼犹豫着,有几只甚至已经一步一步的往后退缩的时候,黎不伤又上前了一步。

  这一回,他离头狼更近了。

  若是头狼在这个时候猛扑上来,没有任何人能躲开它的袭击。

  这一刻,连下面那些厮杀的锦衣卫和狼群,都下意识的停了下来,全都注视着这一幕。

  所有的人睁大了双眼,看着他们的都指挥使一步一步的逼近那头狼,田烨的心几乎都跳到了嗓子眼,就快要迸出来了。

  若这个时候,头狼扑上来,黎不伤肯定完了!

  就在他想要高呼,让黎不伤不要犯险的时候,突然,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那头匍匐的头狼,还保持着往前扑跃的姿势的头狼,竟然低吼着,往后退了一步!

  “啊?!”

  田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  头狼,居然退缩了?!

  他在西北长大,见过太多被狼群袭击,几乎一个不留的商队的残骸,这些人遭掏空内脏惨不忍睹的样子,从小就印刻在他的脑海里。

  即便长大了,身为锦衣卫,但对狼群的戒备之心,仍然深埋在心里。

  以至于今夜,遭遇到狼群的围歼,他也做好了受伤,甚至——丧命于此的准备。

  可是,他怎么也想不到,竟然有一个人,连刀都没有动一下,就这么硬生生的逼到了狡猾凶残的头狼的面前。

  而且,将头狼逼退了!

  这一刻,那全身洒满了鲜血,几乎已经融入到夜色中的身影,在他的眼中慢慢的,仿佛幻化成了一头狼!

  黎不伤,简直就是一头狼!

  而就在头狼退后了一步的同时,周围的狼群仿佛都感觉到了什么,它们停止了攻击,只围着下面的这群人,虽然还龇牙咧嘴,发出低吼,可田烨已经明白,这样的姿势,已经是它们防御的姿势了!

  他立刻说道:“大家不要动!”

  原本有些人见狼群停止了攻击,还要挥刀上前,但一听他这话,顿时都停了下来。

  大家看向他。

  田烨还抬头,望着前方高处的黎不伤,沉声说道:“大人!”

  所有的人,连同狼群,也仰头望向了黎不伤。

  此刻的黎不伤,根本听不到周围的响动,甚至也不在意身后已经血流成河的搏杀,他的眼中,就只有腾起的血腥气,几乎迷漫了他的视线。

  在他的眼中,只有杀!

  而头狼那双绿莹莹的眼睛里,此刻凶残的杀性慢慢褪去,露出了在面对强大敌人时的戒备。

  和一丝隐隐的恐惧。

  它又后退了一步。

  这一退,周围的狼群立刻纷纷的往后退去,甚至原本站在高处,准备往下俯冲的那些野狼都开始转身往四周散去,夜色中不断的响起呜咽的声音,好像在求饶一般。

  听到这些声音,所有的锦衣卫都明白,他们安全了。

  狼群已经不会再进攻他们,因为这一刻,连那头狼的绿莹莹的眼睛都开始闪烁了起来,在面对黎不伤的时候,它原本匍匐着前身,做出要震吓的姿态,此刻变成了戒备的后退,甚至开始回顾起四周。

  它也要退了。

  只要它退开,这一夜的拼杀,就算是完全过去看。

  可是,到了这一刻,黎不伤眼中的嗜杀之气虽然也随着狼群杀性的退缩而慢慢的收起,又却浮现出了一点如同玩味的神情来。

  那神情,就像是一个神祇,在俯视着匍匐在自己脚下的,如刍狗一般的众生。

  生杀予夺,一念之间。

  而他,在绝对压制了头狼之后,开始玩味的用眼神戏弄起匍匐在自己脚下,已经从狼性,被逼迫成了刍狗的头狼。

  杀?还是不杀?

  他的脸上仍旧没有笑容,可眼中的玩味,却远比冷笑更让感到一股刺骨的酷寒。

  那头狼甚至已经开始发抖,在一步一步后退的同时,也能感到一阵一阵比之前更强大的杀气,将自己笼罩了起来。

  它才明白,自己惹到了什么人。

  此刻,黎不伤握刀的手慢慢的抬了起来。

  刀锋上仍旧不断滴落的血,昭示着这一场屠杀的结束,是那头狼的陌路。

  所有人,都看着那雪亮的长刀,高高举起。

  而就在这时,远方深深的夜幕中,突然传来了一声长长的哨声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言情小说,重生小说,玄幻小说,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-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,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最新章节,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棉花糖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